点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火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欠父亲一个拥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9:11 阅读: 来源:点火器厂家

年少时,我和他,很少沟通。他低头吸烟的时候多,与母亲和我们姐妹几个说话的时候少。虽然他是我父亲,但我并不喜欢他。记得母亲曾对我说过,生我的时候,父亲曾因为我是丫头,坚持要将我扔掉。后来,在母亲的极力阻拦下,我被留了下来。之后,父亲离家出走1个月,将母亲和我们姐妹四个扔在家里不管,使我们陷入无助的境地。

我来到人世的时候,我3个姐姐年龄都还小:大姐12岁,二姐10岁,三姐8岁。月子里的母亲躺在炕上吃不上饭,喝不上水。懂事的大姐看母亲口渴得厉害,就和二姐打了一桶水,二人摇摇晃晃地抬回家,准备给母亲烧水喝。但不巧的是,大姐刷锅时将锅打破了。大姐急得哭了起来,母亲在炕上也哭了……她们的哭声引来了隔壁的大娘,大娘叹着气从她家拿来了锅,给母亲烧好了水,做好了饭。无奈,母亲生下我3天就起床做饭,下地干活,结果落了一身月子病。受月子病的困扰,母亲只活了60岁。

我满月的时候,父亲回来了,闷闷不乐的样子,对襁褓中的我理也不理,对母亲更冷淡。直到我长到两岁多,他才在兴致高的时候逗逗我,但对我的出生却一直耿耿于怀。那时候,他常常酗酒,喝醉酒就骂母亲:“原以为歇了这么多年,会给我生个小子,没想到又是个丫头,要你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用!”

父亲的这些行为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记忆中。所以,我与父亲之间的感情总是淡淡的,没有一般人家父女之间的那种亲情。平时,我都会离他远远的,几乎不跟他说话。我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他却不让我上学,让我背着背篓去田野拾粪,去山里拾柴。他说,一个丫头片子,迟早都是人家的人,上学有什么用,白花钱。父亲的话让我很伤心,于是我就向母亲哭诉。然后,母亲再去跟父亲吵。吵不过父亲,母亲就在第二年偷偷地领着我去学校报了名。

我上学成了事实,父亲只能默认了。此后,他渐渐地关心起我的学习。我却不领他的情。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我们班一个男生有一只漂亮的铅笔刀,惹得全班同学都羡慕不已。一天,那个男同学的铅笔刀丢了,急得他在教室里大哭。男同学的哭声引来了老师,老师开始帮着他找。最后,铅笔刀竟奇怪地在我的课桌里找到了。老师要我解释是怎么回事,我摇着头说不出所以然。这件事被父亲知道了,我因此遭到父亲的毒打。我说我没有拿,父亲却不相信我。尺子打断了,我的手红肿起来,但我依然一副宁死不屈的架势,这让父亲更加气恼。

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从此以后,我对父亲的怨恨更加强烈。开家长会,我让母亲去,不让他去。母亲去不了,我就会在老师面前说谎,说父母有事来不了。与父亲的隔膜深了,有时恍惚间我会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真是我的父亲吗?

考上高中的时候,我选择了住校,为的就是避开父亲。十天半月回一趟家,我总是跟母亲打声招呼拿上干粮就走,跟父亲半句话也不想说。每每这时候,父亲总是讨好似地对我笑笑;而我,却总是漠然地看他一眼,便夺门而出。后来,母亲对我说,每次我离开家,父亲都要掉一回眼泪。到了后来,他终于戒了酒。他说,碎娃与我越来越不亲了,孩子懂事了,我不能让她再看不起我。

其实,我这样对待父亲,心里也不好受。但是,我就是从心里排斥他。我拼命读书,决心考上大学,到外地工作,然后离开他,永远不再见他。

此后,父亲却像变了个人似的,一改过去的懒散。农忙的时候,他一心扑在田里侍弄庄稼;农闲的时候,他拉辆架子车赶集,做一点小买卖。他对母亲说,碎娃的学上得越来越出息了,我得给她挣出上大学的钱来。高中三年,父亲趁上县城赶集的机会,常常到学校给我送生活费。每次来,他都很匆忙,叮嘱我几句,放下钱就走。每次他都说,你妈让我来给你送点生活费。

3年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那年夏天,我终于盼来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看着那大红的录取通知书,父亲比谁都高兴。他买来一挂鞭炮,让三姐高高地挑起。当鞭炮炸响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父亲眼里闪动的泪花。

临离开家的那天晚上,父亲一个人悄悄地来到我的房间,在叮嘱了我许多事情后,迟疑了一下,然后问我:“丫头,爹以前不好,你还恨爹吗?”我看了看他,说:“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吗?你是我爹,你说我能恨得起来吗?”那天晚上,父亲跟我说了许多话。从他的话中,我第一次知道,其实他还是挺在乎我的。

在外求学4年多,我只回了两趟家。每次我回家,父亲都很高兴,却又不敢亲近我。在我跟母亲坐在灯下说话的时候,他远远地坐在灶头抽烟,时不时地偷偷瞟我一眼,又低下头去烧水。落实了毕业去向后我又回了一趟家。那一次,父亲显得很伤感,他担心我工作以后,回家的次数就会越来越少了。

那天母亲送我,走出家门很远了,我回头望去,父亲还在目送我。我知道,父亲不敢亲近我,但心中却始终牵挂着我。那一刻,看着佝偻着腰的他,我不争气的泪水第一次倾泻而出。

我参加工作1年后,母亲就在病痛中去世了。之后,我谈恋爱了。将男友带回家认门的时候,父亲只看了人家一眼,就将我叫过去,淡淡地对我说:“丫头,这人不行,散了吧。一看就不是一个能让女人踏实的人。你还小,不懂男人,听爹的没错。”那时候,对父亲持有偏见的我很是为他的态度恼火,忍不住跟他吵了起来。吵到最后,他的一声“滚”,将我永远赶出了家门。

正如父亲所料,我抱着幸福的幻想步入婚姻还不到1年,那个男人就投到了别的女人的怀抱。决绝地与他离婚后,我一个人跑到临沂去打拼,希望让时间来抚平自己心中的伤痛。

当初没有听父亲的话,最终导致婚姻失败,怕回家再挨父亲的数落,因此,我很少回家。每次接到大姐的电话,知道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我都要哭一场。后来,父亲见我总是不回家,就来临沂看我。

父亲的到来,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虽然父亲的脾气没有以前那么暴躁了,但他却添了爱唠叨的毛病。当时,我才22岁,涉世未深的我对爱情有着美好的憧憬,虽说一次短暂的婚姻失败了,但我依然对未来充满信心。而在父亲看来,我的婚姻失败,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父亲唠唠叨叨地说:“当初,我看那人不顺眼,你非要跟他,怎么样,丢脸了吧?”我开始跟他吵。吵到最后,父亲不顾我的阻拦倔强地回了老家。

此后,我赌气3年没有回老家。直到我又有了新的爱情,过去的所有不快在爱情的滋润下烟消云散了,站在父亲的角度,才慢慢地理解了父亲的唠叨。他唠叨,也是为我着急。想通后,我就有了带着新男友回老家看望父亲的打算。

让我意料不到的是,当我带着男友到家时,父亲却病重在床。我埋怨大姐为什么不将父亲生病的事情打电话告诉我。大姐悄悄地对我说,是父亲不让她说,怕影响我工作。看着他躺在病床上满脸孩子似地笑,我愧疚之下禁不住泪湿眼眶。

那次我回家,父亲很高兴。他偷眼打量着我的男友,将我叫到他跟前,悄悄地对我说:“丫头,从他看你的眼神中,我就可以看得出,他很在乎你。你找到了你的幸福,爹也就放心了。就是有一天爹去了那个世界,也能闭上眼了。”父亲的话,让我既幸福又欣慰。我半怨半嗔地说:“爹呀,好好的怎么尽说傻话呀!我还等着你给我带孩子呢!”

从家返回临沂后,我想了许多。20多年里,我总说自己感觉不到父亲的慈爱,却从未替他认真地想过。父亲这一辈子不容易,而我这个做女儿的,却与他磕磕绊绊了20多年,心里真的很愧疚。我想,今后一定要好好弥补。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没有给我这个机会,1年后,我就得到了父亲去世的消息。那一刻,我的心揪成了一团,我将刚满月的孩子交给婆婆,与爱人一道连夜坐火车赶回了家。我跪倒在父亲的面前,摸着他的脸撕心裂肺地唤他。可是已经晚了,父亲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再也不会看他的小女儿一眼了。

由于我们之间的隔膜,父亲在世时,我很少亲近他。从小到大,我没有碰过父亲一下。我拥抱过我的爱人,拥抱过我的孩子,但我却没有给过生我养我的父亲一个拥抱。如今,父亲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与我阴阳永隔。当我意识到今生今世我永远欠父亲一个拥抱时,一切都晚了。

人这一生,亲情是最重要的。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