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火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郭敬明搭建一个了怎样的梦

发布时间:2020-07-13 13:24:17 阅读: 来源:点火器厂家

80后文学作为快速生长中的文学现象,一个不容忽视的方面是80后整体的成长。到了今天,他们已经成为社会结构中的重要力量。曾经的文字似乎已经不能代表今时的想法,更加开放和多元的新世纪进一步磨砺了他们的思想,面对步步趋近的而立之年,部分80后开始将曾经的寄托转化为安身立命的途径,写作目的的转移只是表象,他们在更深层面对“文学”这一“事业”的思考已然成为新世纪青春文学发展演变的更深层动因之一。

80后文学充斥着来自不同的青少年群体、媒体、书商、传统文学、批评力量等方面的多元角逐,横跨心灵、实体、舆论、网络等多重层面。单纯的文学鉴赏立场或价值批判立场虽然可以发挥力量,但在这一现象的引潮者们早已跳脱出文学的一维空间。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已开始将成长中的经历转化为对自身未来发展的思考,在这之中,尤以郭敬明和他的《最小说》最有代表性。尽管郭敬明对外标榜自己的文化商人或文化经纪人身份,将长效利润作为经营目标,但这里实际上有意无意地掩盖了更深层次的追求,或实现这一商业目的的手段——对未来青春文学(至少在生产和阅读市场上)的控制。

在青春的忧伤中重塑梦想

从2008年起,郭敬明在其主编的《最小说》上开始连载《小时代》。至今,第一部《折纸时代》和第二部《虚铜时代》均已出版,并接连上演着装帧和销量的“奇迹”,第三部《刺金时代》也正在《最小说》上连载。三部曲的阵势已然成型,一股暗藏的气势也愈加明朗。这不仅是指郭敬明通过《小时代》三部曲“写一部反映我们现在这个年代的青春心灵史”,它更是与《最小说》杂志、“文学之新”大赛一起构成了一股建构新的文学生产体系的气势。

返观中国现当代文学史,文学观念的更迭往往伴随着有影响力的小说三部曲的崛起,如巴金的激流三部曲、梁斌的《红旗谱》三部曲、王小波的时代三部曲等。小说将一种观念放到一个建构起的时代叙事构架中去检验,检验的与其说是观念或时代,不如说是当时的现实读者对文本和观念的期待与接受状况。郭敬明的《小时代》三部曲能否成为经典尚难定论,但从郭敬明及其相关“产业”造成的影响来看,至少它建立并拓展出一个庞大的读者群,在观念多元共生乃至相互攻讦的时代语境下,形成一种得到认同和维护从而相对稳定的观念形态。促使他成为青春文学领军人物的,如果说其语言(修辞)的魅力是表层张力,那么深层力量来源则是这种观念形态——在青少年没有梦想的年代制造梦想。梦想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家》中“出走”的梦想、《红旗谱》中“美好生活”的梦想、《黄金时代》中“反抗”的梦想……令人印象深刻,而《小时代》中的梦想则是“控制”。小到林泉通过林汀之死对简溪的控制,大到顾里力图对《ME》的控制和宫洺反过来对局面的控制,还有笼罩在这一切之上的控制着上海这座城市和生活于其中的人物的力量。种种的“控制”与“反控制”,像一切梦想与其对抗力量之间的搏斗一样,在累累伤痕中通过文字迸发出撼动读者的美学力量或阅读快感。

如果说一种观念在单一文本中的闪耀可能是阅读者的再发掘,但一种观念在“三部曲”中的延续可谓是作者的有心经营。而在《最小说》中也不断流露出他对小说人物和情节发展的控制感,这种控制是文本之中暗地的角逐,也是文本之外不算低调的宣扬。与之伴随的,是花样不断翻新的《最小说》和声势偌大的“文学之新”大赛,这之后的“控制者”都指向郭敬明。于是,除了作家身份,他还是年轻有为的公司老总,最有影响的青春文学杂志的主编,气魄宏大的文学赛事的主导者……这些身份愈加为他增添光环。

自80后作家群体崛起以来,80后文学或当下青春文学呈现在评论界中的主要形象之一是“青春的忧伤”。现实生活以其飞速发展不断改变着80后乃至全社会的观念。三十一年前改革开放,如今80后开始步入而立之年,80后的主要生活经验恰处于改革开放带来社会生活巨变的阶段。80后的思想观念可以说是在一元思想体系的教育余波与多元思想并存的社会现实的磨合期,和从想要摆脱来自家庭、学校和社会等方面的控制到尝试摆脱后发现一切“失控”的局面的自身体验中诞生的。“青春的忧伤”因而在80后文学中突显出来。

在韩寒、郭敬明等80后作家陆续走红和“新概念”大赛的摇旗呐喊之下,文学对于青少年由教材、读物和作文变成一种可以用来记录自我成长和思考的可能。不论是怀着“作家梦”,还是仅仅希望通过文字被他人所了解,文学都在80后作家初登场时被赋予了神奇的魔力,从枯燥的分析读解变成“平民化”的权利。如同以往的青春文学大潮一样,文学在短时间内成为很大一部分青少年的寄托,正如通过抒写感伤来排遣青春的迷惘,经由作为“寄托”的切身感受和外界“文学明星”的熙攘,文学逐渐成为一种“可以企及的梦想”,成为看似最便捷的逃离迷惘的途径——与其在迷惘中忧伤,不如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作家——这是市场不断给青少年制造的暗示,它推动了有利于书商们的文学消费的复兴,也顺应了时代赋予文学作为梦想的合法性。

“造梦之路”的三个符号

然而曾经作为青少年文学里程碑的《萌芽》和“新概念”在各路出版力量对“80后作家”、“少年作家”等概念的持续运作下影响力渐弱,而商业出版力量也在缺失了“轰动的起点”(如80后、90后概念的横空出世这样具有新意和关注度的舆论氛围)之后难以再推举出像韩寒、郭敬明这样具有影响力的青少年作家,包括一些业已成名者的关注度也在日渐繁荣的文学消费市场上衰落。媒体也更倾向于顺应这种“马太效应”,在人们已经习惯了青少年作家登场时的“大放厥词”之后,更多转向力捧高知名度的文学明星。

而正是在评论力量和媒体“质疑”80后青春文学的终结时,郭敬明携张抗抗、海岩、曹文轩、安波舜、张颐武、白烨、落落、七堇年、笛安等著名作家、编剧、教授、出版人、研究员、青年作家作为现场评委,掀起了一场声势颇大的“THE NEXT第一届文学之新全国新人选拔赛”,成功推出了萧凯茵、叶阐等一批新人写手。在2010年第二届“文学之新”的宣传页 上,由第一届亚军叶阐拿着写有“我实现过我的梦想了,你呢?”的信封微笑凝视着读者,而后一页则是冠军萧凯茵的三张图片和感言:在最醒目位置是她站在王蒙和拿着“壹十万元整”巨大支票的郭敬明之间举着奖杯的胜利微笑,旁边则是她的“粉丝”举着牌子拉着横幅支持她的场面,在图片下方用大号字体写着“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坚持书写这个动作,于是我发现,梦想向我兑现了它的承诺。”“叶阐的信封”如果说在邀请之外还带着点炫耀和怂恿,那么“萧凯茵的图片”则充分体现了主流文学、青春文学、经济利益、明星光环和成功允诺等多元要素的融合,以至于萧凯茵赛后在博客中写道:“有时候我也会质疑,我所成就的,到底是别人的梦想还是自己的梦。 ”而从这位冠军眼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这场“文学之新”影响的并不仅是参赛者,“后来听到很多旧同学老朋友的祝贺,才发现他们如此由衷地替我高兴,正是因为他们觉得我终于找到自己梦想与现实的结合点。”

“梦想与现实的结合点”,正是“文学之新”的旨在制造的观念效果。如果说第一届“文学之新”是郭敬明策划的“造梦之路”的尝试和预演,那么第二届“文学之新”则是这条“造梦之路”的正式登场。尽管郭敬明说这是从天娱传媒总经理那里得到的灵感,但这场“爆发”之下的“厚积”,也即郭敬明团队打造的这条“梦想/造梦之路”的合理性,值得深入探讨。

作为“追梦”符号的《最小说》

《最小说》于2006年10月正式上市,其制作团队源于“岛工作室”的原班人马,发展至今,尽管经历了内部的不愉快和人事变迁,其对外一直呈现出团结一致的“追梦”形象。

与市面上多数杂志编辑的“默默无闻”相比,《最小说》制作团队则在杂志上呈现出了热闹的“狂欢”。杂志中插入了大量编辑和作者团队的“真人志”,用更接近时尚杂志而非文学杂志的漫画、对话、留言、图片、PK等形式,展现出编辑部的欢乐、妙趣以及成员们融洽、尽责的形象,并由此形成了别具特色的副刊《I WANT》。从那些看似“残酷”的“拷问”、“PK”中,我们可以嗅出流行于同一时代的“真人秀”的元素,在这个娱乐时代,《最小说》团队通过纸面上的呈现,在娱乐读者的同时,也建构起了各自以及团体的形象。《最小说》的市场定位无庸赘述,但其通过对内部资源的深入开发,将调动读者的阅读/求知欲望与展现团队形象相结合,为《最小说》平台本身增添了神奇的光晕。许多青少年满怀期待地询问着如何能加入到这个团队,杂志作为一种媒介其“商业性”被悄然淡化,而在这一过程中被镀上了一层“梦想之地”的金边。

从最初的“MOOK”杂志书到获得刊号正式作为期刊出版,《最小说》版式由小变大,页码不断增加,2009年又推出下半月刊《最映刻》和两本副刊《I WANT》、《最漫画》,2010年三刊合一而后《最漫画》又于10月份独立成刊……三年多时间里在多次改版中不断丰富和提升品质,这些都在编辑团队的文字呈现中被反复提及。同时,其销量和影响力的提升也被“别有用心”地记录在目录之前的“本月重要新闻”之中,除了为郭敬明及其写手进行宣传,也同时促使读者共同“见证”他们的“传奇”。可以说,在对自身成长的记录上,《最小说》也在不遗余力地强化它们的“追梦足迹”。

当然,《最小说》的对青少年读者的迎合和吸引是实现一系列“追梦印象”强化的基础。杂志时尚的版式、富有意境的图片与描述如梦似幻的青春故事的文字一道,既满足了对读者的阅读趣向,也为“追梦印象”打造一个绚丽、青春、时尚的广阔空间。

《最小说》追梦符号的形成与郭敬明个人品牌的提升是一个同构的过程。由于《最小说》的大获成功,郭敬明在杂志中的自称也由最初的“小四”变成“四爷”,与他不断向外界展示的柯艾文化(现已更名为“最世文化”)公司总裁的身份互为表里。《最小说》的“追梦”与郭敬明的“追梦”成为一种捆绑印象。

吉安西装制作

宜宾西服订制

武威工服定做

保山西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