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火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孩子36坛豆瓣我卖了35000元一份给你存定期一份捐给贫困的人

发布时间:2020-01-14 18:19:58 阅读: 来源:点火器厂家

孩子,36坛豆瓣我卖了35000元

一份给你存定期,一份捐给贫困的人

侄儿当年留下一句话“幺姨,我走了,豆瓣卖了钱你留起买烟抽”,可冯素荣一分没要

冯素荣和丈夫4年来常去歌乐山打理侄儿留下的豆瓣,昨天不舍地卖掉了。

重庆晨报记者 苑铁力 摄

“幺姨,我走了,豆瓣卖了钱你留起买烟抽。”4年前,从深圳来重庆开豆瓣厂的侄儿留下句话后,杳无音讯。这4年,住在江北的冯素荣,每隔半月就要去趟歌乐山,换水、查缸、做清洁,她一直精心看护侄儿留下的1.1万斤豆瓣。直到现在,上了年纪的她,守不住了,决定咬牙出售。

昨天,她亲手将36坛豆瓣酱办完交接时,心里有一种感受,很难言。

那些年……

A

希望

侄儿回重庆创业幺姨相助

冯素荣喜欢抽烟,高兴的时候,难受的时候,都要来两口。昨天上午11点,歌乐山镇天池村70号小楼,收到冯素荣要卖豆瓣的消息,有商贩上了山,前后只花了20多分钟,她精心看护了4年多的1.1万斤豆瓣就寻到了新主人。

交接的时候,冯素荣坐在一旁,猛吸了几口手上的烟,“莫想了,不卖你还能怎么办?”老伴杨尔柱叹了口气,冲着冯素荣说,就算豆瓣卖了,要回来的人,终究还是会回来的。冯素荣盼着能回来的人,叫李明华,是她的侄子,今年应该47岁了。

昨天,附近居民们知道冯素荣终于要卖豆瓣了,来了很多人。就跟4年前,侄儿领着冯素荣到这来时的场景一样。

那天,还是在70号小楼前,李明华顶着大太阳,豪爽地给房东支付了两年租金,他打算在这办个豆瓣厂,目标是进军主城区的各大超市。身后,就跟着姨妈冯素荣,她揣着制作豆瓣的秘方,专门从沙坪坝汉渝路上山给侄儿当帮手。

“那个时候我刚从电力部门退休,本来准备享清福,没几个月,侄儿回重庆找到我,说要创业。”冯素荣说,2008年底,在深圳发展得很好的侄儿突然回到重庆,称打算办豆瓣厂,她二话没说,决定出手相助。

骄傲

两人像母子一样亲

“我跟着他跑了好多地方,最后才在歌乐山找到这间厂房。”冯素荣说,年轻时,她就是制作调料的好手,当时,见侄子干劲大,也决心要踏踏实实帮个忙,“这孩子从小就能吃苦,我们感情深,他待我比有些儿子待亲妈还好。”

找厂房、购设备、调配料,两人山上山下地跑,前后忙活了3个多月,李明华花了12万元,建起了小型豆瓣厂。不久后,冯素荣一批批地调制,亲手制出1.1万斤豆瓣酱,2009年3月,36坛豆瓣酱被安置在小楼的底层,就等几个月后出坛。

“1万多斤豆瓣,就靠我和侄儿两个人亲手制出来,那时候很苦,但心头高兴。”冯素荣说,建厂时她就说好,不要工资,豆瓣卖出后也不拿一分钱分红,就凭两人的这份亲情,多累她都认。

说起侄儿李明华,尽管接下来发生的事,令冯素荣这几年不好过,但她语气里还是透着骄傲,“孩子老家在四川农村,打小就能吃苦,成绩也好,1983年考到重庆大学读本科,那4年,我们处得就像母子。”每逢周末,李明华会到幺姨冯素荣家帮忙做家务,平时有好吃的,冯素荣和老伴也会隔三差五地去趟学校,给李明华送过去。

侄儿也记下这份情,1988年,李明华分配到成都一家不错的事业单位,不久后辞职下海,在深圳做起生意,安顿下来后,专程把冯素荣和老伴接去,全程陪着耍了一周,“天天请我吃海鲜,吃得我和老头都要吐了,孩子心头有我们。”

2007年,冯素荣出了车祸,李明华闻讯后专门从深圳回重庆待了一段时间,离开时,偷偷塞了一万元在客厅抽屉里。

震惊

侄儿突然丢下一切消失

尽管很多人当初并不看好这笔投资,在等待36坛豆瓣酱封坛发酵期间,房东卢大姐就曾找到过他们,“房东是个热心肠,她看我们每天很累,打算劝我们不干了。”冯素荣说,她是唯一一个支持侄子的,1.1万斤豆瓣,她精心调制配方,一心盼着开坛的那天。

2009年5月,36坛豆瓣酱该开坛了,接下来,它们会装袋,上包装,进入市场。不过这时,回深圳处理事务的侄儿却突然联系不上,“走的时候很正常,情绪也好,我至今想不通到底出了啥事。”冯素荣说,约定的日子侄子没回来,她一个人守着豆瓣厂。10多天后,她接到侄子电话,这通不足20秒的对话,成了他俩最后的联系。

电话中,侄子听上去很平静,但说的话听得冯素荣一头雾水,“他很冷静地告诉我,"幺姨,我走了,豆瓣卖了钱你留起买烟抽",我还来不及多问,他就挂了电话。”冯素荣急了,四处跟亲戚打听起侄子的去向,但无人知情。直到半年后,侄子在深圳的妻子捎话来,说他已在山东出家,具体地点不详。

守着刚刚办起来的豆瓣厂,冯素荣傻了眼。

这些年……

B

守望

每半个月去给坛子换一次水

“他让我卖了,钱给我买烟抽,但我哪里舍得。”冯素荣说,她想不通侄子为何说走就走,更不知道如何处理这1.1万斤成品豆瓣,最初,她就在山上守着厂,寸步不离,跟房东一起,天天给小厂房做清洁。

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侄子的电话始终关机,冯素荣知道,他是铁了心要离开。不久后,二女儿着急了,她开车上山把冯素荣劝回了家,但厂里的1万多斤豆瓣,冯素荣舍不得卖,“我得给他(侄儿)留着,那是他的财产,哪天他突然想回家了,我就亲手把这些交给他。”

从那之后,守好歌乐山上的1万多斤豆瓣,就成了冯素荣最大的事。36个大坛子,每坛里面都是300多斤豆瓣,不能卖,就必须养。

从2009年7月起,每隔半个月,冯素荣会和老伴一起,坐公交车转好几站路到歌乐山天池村,给储藏室做清洁,再一个一个地把坛子擦干净、检查坛口的密封情况,最后,再去1公里外的溶洞拎回几桶泉水,一口一口地给坛子换水。

不舍

豆瓣卖了35000元 她一分没要

4年,冯素荣去了天池村80多次,精心守护的储藏室,一年四季干干净净,36口坛子里装着的1万多斤豆瓣越酿越香,老人和豆瓣厂的事,在村子里也越传越广,很多人劝说冯素荣将万斤豆瓣出手,也有买家主动寻上门,但所有人都被拒绝。

冯素荣说,这1多万斤豆瓣是侄儿出钱制出来的,就算他离开了,也还是这些物件的主人,她的责任是看好豆瓣,守好侄儿的财产。前年,冯素荣把厂里运货的长安车卖了1万多元,她开了个户头,给侄子存了10年定期。不久后,租期到了,老伴杨尔柱取出退休金交给冯素荣,让她再给储藏室续个租,时间是两年。

现在,艰难守了4年的36坛豆瓣,已经到了不得不出售的时候,“前不久去医院检查,医生要求我马上住院。”她已经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每半个月就上山一次,给万斤豆瓣换水封坛,只能咬牙出售。

昨天一大早,二女儿杨洁开车,亲自把冯素荣和老伴送上了山,前后只花了20多分钟,万斤豆瓣易主,这令冯素荣有点不能接受,签字收钱的事,老伴连忙上去帮忙处理

1.1万斤豆瓣,卖了3.5万元,厚厚一叠的百元大钞,冯素荣让女儿数了很多次,最后,她将钱分为两份:一份为3万元,她委托女儿去存入给侄子开的那个户头,另一份5000元,她打算以侄子的名义,捐助给贫困学生或者生病缺钱治疗的人。

侄子临走时交代过“豆瓣卖了给你买烟抽”,可她一分没要。

本版文/重庆晨报首席记者 王珊

女儿的理解

这是母亲这4年最大的念想

昨日中午,处理完豆瓣厂的事,二女儿杨洁开车,将母亲送到了医院接受治疗。她说,4年来,她和两个哥哥、姐姐曾无数次劝过母亲放弃,干脆将山上的豆瓣全部出手,但都没能成功。

“最开始我不太理解我妈,你说表哥都走了,他也说让你把豆瓣卖了钱自行处理,你啷个就是不卖,还半个月跑一趟歌乐山,太折腾人了。”但杨洁嘴硬心软,不放心父母,她有空也会送他们上山,帮忙打理那些豆瓣坛子。逐渐地,开始理解了父母的选择,“36个豆瓣坛子其实就是他们的念想,总觉得守好它们,表哥就总会有回来那天。”

70岁的杨尔柱也懂老伴的心思,他的想法跟女儿一样,只要有空,就陪着冯素荣上山,老两口力气不大,泉水每次就只拎两小桶,换完36个坛子,得往返走两趟,“我说给坛子换水,就用自来水就行,但她不同意,非要去背泉水,说泉水养出来的要好些。”

豆瓣被一年年守了下来,此前,杨尔柱也曾试着联系侄子在深圳的家人,但得到的答复是,既然侄子给了他们,就由两个老人自己处理。

房东的感动

一起帮忙打理豆瓣坛子

60岁的卢大姐是歌乐山天池村70号小楼的房东,这4年,每隔半个月,她都要跟冯素荣碰个头,最初是交接储藏室的钥匙,再后来,她也跟着冯素荣老两口一起,帮忙打理豆瓣坛子。

“这1万多斤豆瓣,是我亲眼看着她和她侄子两个人制出来的,后来那个中年人走了,我以为她会把豆瓣卖掉。”卢大姐说,但冯素荣续了租,一年一年地把这些豆瓣守了下来,“很多人曾劝她卖掉,养着太费劲,我也劝过,但她不干。”

不肯卖,冯素荣是想等着侄子回来,“她说哪天侄儿想回来了,身上没钱了,还有这批豆瓣顶着,起码也还有几万块钱在,可以生活。”

这4年,卢大姐和冯素荣也成了朋友,天气太热或者太冷的时候,她会主动揽下打理豆瓣坛子的活,尽量让冯素荣老两口少上山,“但她放不下心,只要有空,就还是要来。”

快打966966 帮老人完成心愿

带着一份不舍,冯素荣把侄儿留下的豆瓣卖了35000元,其中5000元,她打算以侄子的名义,捐助给贫困学生或者生病缺钱治疗的人。她说,侄儿是一个好心人,他会同意姨妈这样的安排。你身边有需要帮助的人吗?请拨打重庆晨报公众服务中心966966热线,一起帮这个善良的老人,完成这份心愿。

网上预约挂号服务平台

挂号网上预约

预约挂号怎么取消

就医挂号网上预约

相关阅读